您的位置:首页 >频道 > 社会 >

是男是女?护士告诉产妇生下男孩,几小时后竟成女孩

11月22号凌晨0点53分

徐红在贵阳市五眼桥某医院

生下了一个孩子

这本来是件开心的事情

可徐红一家却因为这个孩子

伤透了脑筋

因为他们现在还不知道

自己的孩子到底是男还是女

这个在熟睡中的可爱宝宝是个女孩子,虽然她就在徐红的病房里,可现在徐红却不敢确定,这个宝宝是不是自己的孩子。徐红告诉记者,当时是医院的两位医生和一位护士为她接生的孩子。

徐红:孩子出生之后,就告诉我是个男孩,医生也没有拿给我看过。

徐红说,按照规定,产妇生产后要在产房观察一段时间,在这段时间里医护人员为孩子做了些初步的清理。

徐红:在里面呆了一个半小时以后就出来了,就让我的家属进去抱孩子,进去之后,医生还是说的是男孩。

从产房回到病房后,孩子就这么一直放在徐红的床边,徐红和家人也都没有去确认孩子的性别,直到早上8点多。

徐红:早上抱去洗澡,护士就打开来看,发现是女孩。

明明一开始说是个男孩

怎么一下子却变成了女孩呢?

对此

徐红和家人都感觉

非常的疑惑

徐红的丈夫 刘坤:我就去问医生,接生的那个医生就说是弄错了。

之后

医院方面对标有这个孩子性别的

一些内容进行了修改

也向徐红一家进行了道歉

可这性别怎么会说弄错就弄错呢?

徐红:医院说我们交了1900多的住院费,然后退我们1000块,然后那三个医生一个给我封个红包,600块,就是1600块,私了就行了。

可徐红和丈夫刘坤都认为

这不是退不退费的事儿

孩子是男是女也不是关键问题

关键是

这孩子到底是不是他们的?

徐红的丈夫 刘坤:我们就是要去做一个验血鉴定,这个孩子我们不管是男生还是女生,证明是不是我们的就行。

徐红一家表示,不需要医院退什么费,院方只要带他们去做一个亲子鉴定就可以了,可院方并不同意。

无奈之下,徐红一家还拨打了报警电话。在民警的协调下,院方叫来了当事的一名医生和护士,与徐红的家属就此事进行协商。

医院 黄护士:给她接生的时候,外面有个产妇,当时医生在说另外一个产妇的事,我就听到了三个字,男娃娃,然后就导致产妇听成了她的孩子是个男孩,我也听成了她家生的是男孩,我全程没有看过孩子的性别,我就出来给他家说了。

当时在产房的周医生证实说,她是和另一个医生在讨论另一个产妇还没出生的孩子,黄护士错把那个孩子的性别听成了徐红家的孩子。

医院 周医生:当时生出来是个女孩,我就问医生,她回答的是女孩,当时还有一个产妇,去做了B超,就说了是个男孩。护士可能没有听清楚。

医院一位姓陈的主任表示

那个孩子肯定是徐红家的

医院 陈主任:因为当天生孩子的就他们一家,肯定不会弄错的。所以我们的意见就是,给予减轻1000元费用的补偿。

院方一再重申,当时徐红生产的就是一个女婴,接生的两位医生都可以作证,所以根本不需要做亲子鉴定。

医院 陈主任:我们医院非常确定说这个孩子就是她的。

记者:院方通过什么来确定?

医院 陈主任:你说通过什么,我们周主任亲自接生的,她这边确认了,肯定是代表医院确认了。

对于院方的说法,不管是徐红的家属、还是记者、甚至是在场的民警都觉得不合理,但是院方却一再坚持说,只同意进行适当赔偿,不同意出资去做亲子鉴定。

医院办公室 张主任:要做DNA检查,那是你们的自由,我们不能阻挡,你们要做你们就做,我们处理态度就是这样。

记者:医院应该为这个失误买单,拿一个有科学依据的东西出来,证明这个孩子是他们亲生的,所有的事情就解决了,为什么医院不能做到这点?

就现在的情况来看,不管孩子是不是自己的,徐红家肯定都要带孩子去做个亲子鉴定,但个亲子鉴定原本是可以避免的。

朝阳派出所民警:医院说是儿子,现在是个女儿,这笔费用要他们承担,肯定不合理。如果当时你们确定就是儿子或者女儿,他就不会去为这个事买单。

尽管记者、民警都在尽力的劝说院方,但院方的几位代表始终没有松口。最终,对方表示,会先内部开个会商量一下,再给徐红一家一个答复。

11月23号晚上

院方和徐红一家签署了协议

同意出资带徐红和孩子

去做亲子鉴定以确认孩子的身份(记者:张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