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频道 > 社会 >

未来即将上演 美团叫来的是快车 滴滴打来的是外卖

叫外卖上美团,打车叫滴滴已经成为互联网时代下用户习以为常的惯例。然而如今两个八竿子打不到一块去的手机APP应用未来很有可能要颠倒一下了,美团叫来的是快车,滴滴打来的是外卖...

看似不和谐的画面,未来即将上演。

两家公司估值加起来5000亿人民币左右。

滴滴外卖:骑手月保底10000元

近来,一则“滴滴骑手招募令”在网上曝光。

截图显示,滴滴将外卖骑手划分为“忠诚骑手”和“自由骑手”两类。其中,“忠诚骑手”月保底10000元,但要求每周在线时间大于48小时,而“自由骑手”可以随时接单,订单收入翻倍。

基金君根据截图上面的400电话客服致电,得到回应称滴滴外卖服务将有单独的App,“叫滴滴配送”,前几天已上线。除无锡外,滴滴外卖会在近期逐步开放,但具体会在哪些城市开通还需要关注滴滴官方公布的消息。

据悉,滴滴外卖上线的首个城市为无锡。除无锡外,部分城市也在逐渐开通。同时,根据滴滴外卖的骑手注册页面显示,目前能够填写的服务城市只有无锡。注册成为骑手需要用户填写姓名、身份证号、紧急联系人等信息,并上传身份证和健康证照片。

事实上,滴滴的租车业务已经做了一年余时间,在武汉、成都等很多地方都在测试。滴滴出行CEO程维在世界互联网大会上接受媒体专访时也曾表示,滴滴将投入10亿元以及更多精力在分时租赁领域。

当被问及滴滴是否会在诸如餐饮之类的与生活服务相关的场景中做新的业务探索时,程维曾表示,“一切皆有可能,最重要是要做对用户有价值的事情,这也是关键。”

是美团先动的手

2017年2月14日情人节当天,美团在南京高调上线了一项新功能,该功能允许用户在美团App 里打车。这不是美团和其它网约车公司的合作入口,而是美团自己运营的约车服务。

美团上线打车产品的这一天,滴滴出行创始人兼CEO程维和美团点评CEO王兴一起吃饭。程维回忆,当时并不知道王兴在做这个事情,王兴也只字未提。吃完饭看新闻才知道了这件事。

南京用户可以在美团App 首页的10 个业务中找到美团打车的入口,进入后定位、输入目的地、选车型,到达目的地后可以选择微信、QQ 或银联卡进行付款(暂不支持支付宝),所有的体验都是那么熟悉,对滴滴用户来说操作没有任何门槛。

稍后,美团官方证实他们确实在南京推出了试运行的打车服务,正在申请网约车牌照,并会在之后逐渐将网约车业务拓展到更多的城市和地区。这意味着美团杀入网约车市场已经是定局了。

2017年7月,美团宣布在南京获得网约车运营资格证;

2017年11月,“美团租车”在成都展开试点运营。

2018年1月,美团打车已经开放了北京司机端的注册,喊出了“满20万人就开站”的口号,前5万名司机注册零抽成,乘客注册可以领新人见面礼。

据悉,截止2017年12月28日,在南京试点的10个月以来,美团打车事业部已经拥有一支超过200人的团队,日订单量也已经突破10万单。美团打车此前在江苏省南京市首次试运营对司机的抽成仅为8%,(滴滴抽成20%)。在其他城市开放报名时,司机成功注册成为美团打车平台车主,还可以限量领取开城后三个月的“零抽成”福利。

大战一触即发

现在美团与滴滴的关系,就是低配版的腾讯和阿里。不同之处在于,AT最核心的战场源自线上,MD最核心的战场来自线下。

滴滴开始送外卖,美团做网约车;王兴投资摩拜,程维投资ofo;至于人工智能,早已在两家公司进入项目实施阶段。就连去年的融资时间段及其规模,都相似的很。

美团成立于2010年,滴滴成立于2012年。王兴在创立美团的七年后遇上程维的滴滴,这与创业七年后‘单约’马云的马化腾很像——2005年,7岁的腾讯推出了直指淘宝C2C交易平台的拍拍。

七年之痒对于中国互联网巨头而言,更像七年之约。没有人天生就是敌人,但就像小孩过家家,玩着玩着就打起来了。

美团是团购起家,滴滴时网约车起家,本质都是在调动社会资源的流动性。不同之处在于,美团的逻辑是解决资源在哪里、从哪里来的问题,滴滴的逻辑是如何帮助人获取资源。

滴滴创始人程维最近在接受《财经》记者的一个采访中,大篇幅谈了对美团打车业务的看法。在他看来,美团进入打车领域对滴滴来说只是在350个网约车平台对手里增加了一个数字,“美团肯定不是最弱的,但也未必是最强的”。

去年2月,美团在南京上线打车业务,打了滴滴个措手不及。程维在采访中称,美团打车上线当天,他正与王兴吃饭,王兴对此只字未提,事后看新闻才知道此事。程维问王兴为什么搞打车,王兴回答只是“试试”。

王兴的试试算得来势凶猛。很快,美团相继获得南京和上海的网约车资质,开始为全国大面积布局打车业务做准备。12月1日,王兴在公司内部信里宣布了组织架构的调整,出行成为四大业务之一,事业部员工达到200多人。同时,去年11月,美团还在成都启动了分时租车业务。

去年10月,美团完成新一轮40亿美元融资,无论在体量、融资能力、战斗经验上,美团都是滴滴不容小觑的对手。

程维言语虽轻松,行动上却积极反击,停掉滴滴了与点评的合作接口。还有媒体爆出,美团打车上线第二天,南京司机就接到来自滴滴“不允许上线美团打车”的威胁,触发了美团与滴滴的正面矛盾。

谈到美团进入打车领域,程维曾曲意表示,“大家总是容易把其他业务理解得很简单”,示意王兴要敬畏每一个领域背后的深度,只有真正花心思为用户创造价值才能活下来。

王兴曾说,美团和滴滴打起来便是“战争”而非战役,程维果断回应“尔要战,便战”。滴滴推出外卖业务,是程维应战的第一回合。此次美团7个城市大规模铺开打车业务,预示着美团与滴滴的全国大战即将打响。

腾讯系两大独角兽之争

滴滴外卖和美团打车扩张在即,这意味着,备受瞩目的滴滴和美团之战将进入实战阶段,两大独角兽(估值分别为560亿美元和300亿美元)围绕出行和外卖的巷战一触即发。

值得一提的是,双方背后的资本都有腾讯的身影。

图在去年底互联网大会上的“东兴饭局”

滴滴与腾讯之间的关系由来已久。B、C、D、F轮5次融资中,腾讯均出现在了投资方的名单中。

滴滴融资历史:

反观美团,2016年之后的3轮融资,腾讯均出现在投资方,而2017年10月份完成的40亿美元融资正是由腾讯领投,而此时正值美团与滴滴火药味正浓的时刻。

对于内耗,很多企业都远而避之,但这其中肯定不包括腾讯,相反,腾讯还十分提倡这种内部竞争。最著名的便是腾讯旗下的社交软件QQ和微信。早在2012年,马化腾就曾提出过这样的观点:“这个产业重兵把手,很难完全从同一个路径上挑战。应该鼓励自我革命,甚至是内部的竞争。”

跨界打劫,为钱还是为流量?

在这个跨界打劫、飞速变化的时代,你永远无法预测下一个竞争对手是谁。

那为何滴滴要做外卖,美团要做打车呢?这其中有几大可能因素:

1、赚钱效应

虽然有人认为,美团进入打车领域,是看中滴滴的赚钱效应:自从滴滴收购Uber中国结束烧钱后,就开始奔向盈利状态,每单20%起步的抽成真心让滴滴赚得盆满钵满。

而对于滴滴进入外卖市场,此前对外卖市场的分析,基金君已经在《刚刚,马云点了一份史上最贵"外卖",600个亿!》一文中进行探讨,有兴趣可以看看。

2、争夺流量

滴滴早期投资人王刚重申,今天美团和滴滴的竞争不仅仅是出行的竞争、外卖的竞争,而是BAT之后“次级流量入口”的争夺。

外卖和出行两大领域方兴未艾,这意味着,在两个生态格局逐步完善,互有涉猎的小巨头之间,把握更多的流量入口,才是接下来的战略高地。

可以预见的是,不管美团打车还是滴滴外卖,为了争夺流量入口,聚焦的将是“出行+外卖”的场景。

在国外市场,已有可借鉴的成功商业案例—— Uber旗下的Uber Eats。

Uber在2016年推出Uber Eats业务,探索“出行+外卖”的运营模式。

有数据显示,Uber在业务落地区域的外卖平台中排名第一,同时Uber Eats的营业流水已占Uber全球总流水的10%。

3、对平台、生态、入口的争夺

《财经》分析,滴滴和美团之战不能单纯从业务思维或者竞争思维去考虑,他们的互相蚕食背后掩藏着更大的野心——对平台、生态、入口的争夺。

当两个超级平台(Super Platform)形成,势必会互相蚕食对方的领域,特别是中国企业大部分缺乏国际化的基因。徐新说:“高频的、刚需的,只要跟交易有关美团都应该做。你不做就有一个空档给了别人。”

对于消费者来说,一场显见的烧钱大战都即将开始了。